欢迎访问山东都市网  今天是 2024年07月13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如何靠“野”让青年导演冲出“围城”



创作上鼓励青年导演敢于表达,制作上也要重塑青年导演的信心。

文/bob

万合喜剧的“头牌”再度合体了。

在《劫日礼物》里,白客、张本煜、郑合惠子,万合天宜的喜剧头牌如今又再度合体了。白客和张本煜饰演两个从未离开过出生地方的悍匪准备打劫,然而在超市里误打误撞碰到了郑合惠子饰演的店员之后,白客终于找到了要和谁一起去“马代卖炒肝儿”。

《劫日礼物》是《好野计划第一季》四部短片中的一部。《好野计划第一季》是由万合天宜发起,致力于挖掘和培育新生代的导演,给予有表达、有能力的青年导演优质机会,用高品质的电影班底为其保驾护航的青年导演扶持计划。

除了姜晓通导演的《劫日礼物》,《好野计划第一季》系列短片还包含王泽丰导演的《升级》、赵鹤松导演的《无处不在》、以及柯达导演的《不许笑》。

《好野计划第一季》最终通过四部类型各异的短片和观众见面。其中既有万合天宜自身擅长的喜剧,但也有短片创作少有的科幻和恐怖悬疑类型。除了满足观众的市场需求,四部短片还收获了十余项国外短片电影节的奖项。

作为万合天宜“自上而下”的一个导演扶持计划,之所以是通过“季”的方式呈现,就在于《好野计划》并不仅仅局限于四位导演和四部短片。第二季开始,希望通过外部招募的方式来扶持更多青年创作者,而且在形式上,除了短片还可能会有长片的计划。

1

不设限的“好野”,由金牌班底保证“下限”

从2018年开始,随着国内院线电影市场中类型片的崛起,监制的重要性也日渐明显起来。从林超贤、刘伟强等香港导演到内地张一白、宁浩、陈思诚......导演之间互为“传帮带”的行动扶持了许多青年导演在市场迅速站稳脚跟。



《好野计划第一季》邀请了青年导演刘循子墨担任监制,编剧里八神为好野计划的剧本监制、摄影指导李炳强为艺术总监,以及提名过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美术指导的郭钟山也被邀请担任了艺术顾问。

当谈及刘循子墨作为监制为四位导演提供的帮助时,短片《升级》的导演王泽丰表示“子墨全程参与与四位导演的剧本会,会提供很多关于内容的创意。一般来说导演的自主意识都比较强,这对做导演来说是好事。但子墨非常了不起的地方是他做导演的时候是一个状态,做监制的时候又可以尊重和引导我们的想法,这让整个过程非常地安心和舒适。”

刘循子墨不光担任了《好野计划第一季》的监制,还亲自下场执导及制作了《好野计划第一季》先行曲《就让我满足你》的MV。邀请演员张本煜一同演唱并出演,整体幽默诙谐又融合了“好野概念”的内容呈现也给好野计划带来了一定的前量曝光。

除了刘循子墨,编剧里八神也为导演们提供了重要的剧本方向。

出于对彼此的了解和对短片计划整体类型化的基调把握,在剧本阶段里八神提议《劫日礼物》大胆的将现实和幻想进行结合,其中最出圈的“去马代卖炒肝儿”也是里八神提出来的。而在《无处不在》里里八神提出将离婚争夺孩子的“写实”通过母亲临终濒死体验的方式呈现出来,这让短片在类型上都有了进一步探索的空间。



在实际拍摄阶段,《好野计划第一季》四部短片的创作同样面临着不小的困难。一方面,新锐导演经验尚浅,需要更为有力的专业班底来“兜底”。另一方面,在2022年初项目开机时,由于各种原因拍摄地从北京转移到了青岛,而如此突如其来的变更也让剧本很多细节面临再次调整。

从四位导演的个人层面来说,首次自编自导自演的柯达除了早期试手拍摄过短片以外,实际上是第一次正式以导演的身份进行创作。而《好野计划第一季》又是完全按照长片预演的方式来制作短片,如何把握影像基调对他来说成为了最难的点。

“有炳叔在可能没那么焦虑,除了他自己,他带的团队也非常专业。挺庆幸的,但是又恨自己不争气。炳叔经常在现场问我对镜头还有没有更多的想法,但因为缺乏经验,可能没有表现得更好。”

同样没有过导演经验的王泽丰在《升级》之前拍过一个实验性的短片,但是结果差强人意。“每当遇到结果不好的时候,我就会考虑自己是否适合做导演,这在2022年之前是我个人非常纠结的一个点。拍完《升级》之后自信涨了很多,也确定自己想要往导演方面发展。”

2023年王泽丰有机会执导拍摄了一部短剧,而曾经与好野计划高品质班底的合作经验也令他在这一次创作中有了更加精确的标准:“和优秀的人合作以后你心里会有一个明确的基准,以这个基准去做事情就不会特别差。所以通过跟好野计划的团队合作,让我无论是经验还是审美上都有了一把尺。高品质的团队保证了创作有很高的下限,这样我作为编剧的优势就能发挥出来了,可以去创作一些更新奇的东西。”

2

导演负责创作“上限”,做鼓励夹带“私货”的类型短片

创作要满足市场需求,但首先是个人表达允许“私货”的存在。



在《赛博朋克2077》发售前,看完宣传片的王泽丰非常喜欢它的风格和设定。“当时就想拍这种,后来冷静了,冷静下来想拍一个接地气的。这个时候恰好看了一个电影叫《天鹅挽歌》,风格上特别喜欢。”于是,在《升级》里王泽丰通过“升级”的科幻设定装下的是一个关于“末位淘汰”的职场内卷故事。

“我们万合出来的导演大部分都是喜剧出身,所以做一个完全和喜剧不沾边的东西,对我来说是新奇且有吸引力的。”于是,看到过很多讲父母离婚争夺孩子抚养权新闻的赵鹤松,决定用恐怖悬疑类型来讲一个《无处不在》的亲情故事。“这本身就是一个很现实的题材,所以当时就想做的风格化一点,不那么写实。”

两部短片都选择了相对更接地气的故事来降低了类型的接受门槛。无论是职场内卷还是家庭关系,都在故事上能够同观众最大程度实现共情。

与之不同的是短片《劫日礼物》,虽然导演姜晓通在类型上将其设定为一个传统的喜剧,但在内容上却刻意放大了“幻想”的部分,塑造出两个走投无路却又带有无限天真的憨笨“劫匪”。尤其是去马代卖炒肝儿的情节设定既输出了笑料也切合了主题,用各种看上去不着边际的“幻想”笑料来表达对小人物身处“围城”的共情。

“两个人连他们待的地方都没出去过,所以想象力是有局限的。他们没踏出过他们出生的地方,也不知道外边的世界,宣传单上的马代就是他们的一切盼头。”

早在多年前,柯达就写下了一个故事,后来经过反复修改,变成了聚焦全世界喜剧演员转型困境的《不许笑》。



“我觉得除了一些高概念的东西,大部分刚开始做导演的人所展现的,都是对于身边人或事的一些感悟。”在《万万没想到》第一季以编剧出道的柯达,从万合天宜自己的网剧、网络电影到《绝世高手》、《扬名立万》,逐渐在演员的道路上风生水起。而初执导筒的柯达所带来的《不许笑》却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爆笑喜剧,在短片里越认真就越想笑的男主有一种徒劳的无力感,而这种“挣扎”正是柯达所希望表达的内核。

3

导演被扶持的养分:丈量自己、控制野心

在自我发展上有更清晰的判断,对新导演来讲这远比完成一部短片创作更重要。



第一次做导演的王泽丰选择了短片体量几乎难以完美呈现的科幻类型,与之出现的“受制于短片的时长、预算以及整体美术设计”等种种困难也导致了他一度表示“选择科幻比较后悔”,甚至是想要放弃。

“面临的问题还是挺多的,比方说道具,科幻的很多道具它不是为故事服务的,是为时代背景服务的,你缺了这个东西可能你的故事就不成立了。所以做科幻要做很多隐性的工作,这对于短片来说提高了很多工作量,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

同样,选择了相对小众的恐怖惊悚赛道,《无处不在》的赵鹤松在个人收获上最先冒出来的语句是“控制自己的野心”。

“恐怖惊悚的类型和家庭关系上两边都想要,但实际上还是要注重一边。尤其是恐怖不是那么好呈现出来,所以最终成片还是做了一些取舍。现在觉得应该一开始就想好,不能因为特别爽就拍了,结果成片未必能呈现出来。”

在短片上线之后,王泽丰和赵鹤松二人对观众的反馈都非常关注。“很多东西观众都看到了,包括对一些台词的共鸣,让我有拍这个短片值了的感觉。对于一些悬疑上面的节奏问题包括结局的处理,我觉得通过观众的表达可能会让我之后更注意这方面。”

此外,在本次创作中彷如“梦回大学时代”的导演姜晓通,通过《劫日礼物》的拍摄又寻到了坚持创作黑色幽默的动力。和其他三部短片相比,《劫日礼物》选择了白客、张本煜、郑合惠子三位万合天宜喜剧的“头牌演员”进行拍摄,整体风格诙谐中暗藏着对于现实的映射。成片上线后,有平台曾来询问将《劫日礼物》扩展成长片的可能性,而这也更让姜晓通坚定了“一定要拍大银幕”的目标。



对于第一次做导演的柯达来说,《不许笑》更多的是看到了自己身上的不足。“对我来说现在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已经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了,但是怎么通过镜头把这个故事讲好还是比较稚嫩。”所以,对于接下来的个人规划,柯达还是想先以演戏为主,进一步丰富自己的拍摄及创作经验。

对于四位新锐导演来说,借助短片向大银幕尝试是集体的长远目标。万合天宜通过搭建平台鼓励青年创作者自我表达,用更加类型化、更接近长片预演式的创作模式让青年创作者对自己有了更进一步的精准评估。与此同时,这一份经验的积攒也让青年导演们意识到如何将想法更好地落地,远比完成一个短片创作重要的多。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山东都市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