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东都市网  今天是 2024年03月02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南粤基金总裁曾金贤:融资时不懂估值是很多初创团队的通病



近日,南都记者走进位于广州科学城的广州国际企业孵化器四期,前往中山大学原副校长颜光美创办的广州威溶特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调研。

威溶特是一家专注抗癌原创新药研发的初创企业。经过九年时间,颜光美团队研制的“注射用重组溶瘤病毒M1”获批中日临床试验,这意味着,广州抗癌原创新药再添新战绩。

面对南都调研团,颜光美分享了他在产业化过程中总结出的可供分享的经验,对于广州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他也提出了宝贵的建议。比如 ,他直言不讳地说,他感觉政府风险基金怕担“风险”。特别是政府基金在资助企业时,它本来是“风险基金”,但最终都会变成“无风险基金”。基金人最喜欢投Pre_IPO,因为虽然贵点,但肯定赚。这或许与广州千年古城的稳健气质有关。总体而言,不愿意承担风险,也是中国科技成果转化的最大的制约因素。

结合颜光美提出的政府风险基金怕担“风险”这个现象,南都特邀观察专家、广州南粤基金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曾金贤分享了他碰到的真实个案故事,并分析了个中原因,提出了建议。

曾金贤还提醒说,包括威溶特在内的不少生物医药产业初创公司,在融资过程中存在着不懂估值的通病。他说,不懂融资的话,其实很多时候会走弯路,也体现不了企业的真正价值。



01/

不懂融资是很多初创团队的通病

我觉得一个创业团队里,除了懂技术懂管理之外,还要有一个懂融资的。不懂融资的话,其实很多时候会走弯路。包括黄(文林)教授也好,颜(光美)教授也好。每一次融资,他们的估值都没有体现该有的价值。

初创企业什么时候该融资,估值该开多少,好多企业都是“蒙查查”的。这是我们接触了很多创业团队后,发现的一个很大的“通病”。

(南都记者:作为来投资的人,不涨价不是是更好吗?)

当然不是,让投资人感觉到企业的成长性,他才有投资的积极性。不然他会多想一层:是不是某种原因造成企业没有进步呢?

我们投资的一个硬科技企业,管研发、管营销、管融资的都是一个人。要知道,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也不可能样样都精通。所以搞了一年多,一分钱也没融到。后来他来找我们股东商量,我们出马不到一个月时间,就给他融到了1亿多元。

当然需要提醒创业者的是,企业融资估值绝不是越高越好,高估值融资也绝不是等于懂融资!因为过高的估值可能会给创业者带来不必要的压力,从而导致创业者出现急功近利的行为,也会给后续融资带来困难。

02/

股权退出机制不成熟

初创企业还经常会碰到“支持资金什么时候退出”的问题。

最近有个企业创始人电话我,说政府邀请他前来创业时支持了他1亿元的研发资金。如今几年过去了,企业产值和税收虽然没达到政府的要求,但他的企业其实正在不断往上发展,如果此时要还1亿元出来,简直就是要他的企业的命。

现在市场上基金的期限,普遍设为“五加二”或是“七加二”,也就是说,短则七年,长则九年。据我所了解,包括政府的很多引导基金,其子基金也“五加二”,这与生物医药产业的周期完全不匹配。像颜教授已经搞了九年了,乐观估计的话产品上市至少还要三年。再加上产品的市场推广,也得两三年,加起来差不多就是15年。

因此基金期限短与创业企业研发周期长形成了较大的矛盾。这就要求我们需要我们对退出市场加强引导和建设。现在我国股权投资退出市场单一,基本只有IPO一条路。这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成熟的并购市场,也需要更多的S基金(Secondary Fund,二手份额转让基金),同时需要鼓励投资者形成更长时间的投资理念。

03/

政府风险投资和引导基金

需设立一定的风险容忍度

现在鼓励投资机构“投早、投小、投硬科技”。各地的政府设立种类繁多的风险投资和引导基金,主要目的就是重在引导更多的社会资金来参与风险投资和股权投资。而这些投资本来就是有风险的,有风险就可能有损失,特别是早期投资,风险更大。

投资的目的是保值增值,管理机构的职责是尽全力保持不出现风险,但不等于绝对不出现风险。因此我建议政府引导基金特别是投早投小的“天使类”引导基金在管理机构尽职的情况下,还是应该允许对风险有一定的容忍度。

策划:王卫国 李阳

统筹:尹来 王道斌 游曼妮

采写:南都记者 黄海珊 实习生 杨诗莹 杨曦

南都制图:欧阳静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山东都市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